没有你的故事,你会是谁?

什麼是“功课”?

“功课” (The Work) 是一個简單但有力的探究过程,它教你找出和质疑一切造成世间痛苦的思想和念头。 它让你了解是什么在令你痛苦,並清楚地解决你的問题。

据长期做“功课”的人说,“功课”改变了他们的一生。

  • 解除忧郁:从一度绝望的情境中找到解决的办法,甚至是喜悦。
  • 减少压力: 学习如何过着更加自在的生活,较少忧虑或恐惧。
  • 改善关系: 体验到各种更深厚和亲密的关系,包括与你的伴侣、你的父母、你的孩子、你的朋友以及和你自己的关系。
  • 减少怒气: 了解使你愤怒和不满的原因,并让你较少意气用事,火气变小。
  • 使心灵更澄澈: 让你的生活和工作更加有智慧、有效率,人更诚实。
  • 更有活力: 体验长期拥有活力和幸福的新感觉。
  • 更平静: 探索如何成为一个“事实的情人”。

如何做“功课”

最简单的做“功课”方法如下:

1

批评邻人

几千年来,我们一直被教导著不要评判别人,但我们还是经常这么做——朋友应该怎么做、小孩应该要关心谁、父母应该有什么感觉、应该怎么做或说什么。做“功课”时,我们并不压抑这些念头,相反 ,我们把它们作为自我了悟的起点。周围的人就像是一面镜子,我们通过在纸上写下对他们的批评,从镜子中发现我们过去所不知的自己。

填写一张批评邻人的作业单。 你可以 在这里下载.

 

2

四个提问

用下面的四个提问反转来调查你在批评邻人作业单上写的每一个句子。做功课也就是在冥想。它是关于认知,不是要尝试去改变你的想法。问问题,耐心一点,深入你的内心,然后等著答案浮现。

“功课”最基本的形式包含四个提问和一个反转。比如说,在上面的作业单,你第一个质疑的念头可能是“保罗不听我说话。”找找看在你自己的生活中,你曾经对哪个人有那样的念头,然后开始做“功课”。“[人名] 不听我说话”:

  1. 那是真的吗?
  2. 你能确定那是真的吗?
  3. 当你相信那个念头时,你是怎样反应的?发生了些什么?
  4. 没有那个念头时,你会是怎样呢?

3

反转

当你用四个提问来调查你写的句子之后,你就可以把它(你在质疑的概念)反转过来。

每一个反转都是一个体验原句相反面的机会,看看你和你批评的人有什么共通点。

一个句子可以反转到完全相反面,转向别人,和转向自己(在合适的时候,反转成“我的念头”)。找出至少三个你生活中具体与真实的事例,证实这个反转的确是真的。

比如说,“保罗不了解我”可以反转成“保罗的确了解我”。另一个反转是,“我不了解保罗”。第三个是 “我不了解我自己”

做反转时有创意一点。反转是一种揭示,通过别人发现你所不知的你自己的另一面。当你找到反转之后,深入你的内心,让自己好好感受一下反转。并且找到至少三个你生活中具体与真实的事例,证明这个反转的确是真的。

当我开始实践我的反转时,我发现,我认为你是怎样的人,我就是怎样的人。你只不过是我的投射罢了。现在,与其试著改变我周遭的世界(四十三年来这法子行不通,不过到此为止了),我可以把念头写在纸上,调查他们,再做反转,然后发现我自己就是我眼中的你。在我认为你自私的那一刻,我是自私的(决定你应该怎样)。我看到你的不友善的那一刻,我就是不友善的。如果我认为你应该停止开战,我正是在自己心中向你开战。

反转是让你获得幸福的良药。把你为别人开的处方用在自己身上。这个世界在等著一个人来按这个处方生活,那就是你。

反转例句

以下我们再多列几个反转句:

“他应该了解我” 反转成:
-他不应该了解我。(这是现实。)
-我应该了解他。
-我应该了解我自己。

“我需要他对我好一点”反转成:
-我不需要他对我好一点。
-我需要对他好一点。(我能做到吗?)
-我需要对我自己好一点。

“他不爱我”反转成:
-他爱我。(已尽他最大努力了)
-我不爱他。(我找得到例子吗?)
-我不爱我自己。(当我不探究那些让我痛苦的念头时。)

“保罗不应该对我大吼”反转成:
-保罗应该对我大吼。(显然地:在现实生活中,他是有时怒骂我。我有在听吗?)
-我不应该对保罗大吼。
-我不应该对自己大吼。
(在我脑海里,我是不是一次又一次地重复播放保罗对我大吼的画面?是谁比较仁慈宽大?是吼了我一次的保罗,还是重复播放那画面一百次的我?)

拥抱现实

当你已完成作业单上第一题到第五题的反转句后(问自己是否这些叙述真实或更真实),请用“我愿意...”“我期待...”反转第六题。

例如,“我再也不想和保罗争吵”反转成“我愿意和保罗再次争吵”和“我期待和保罗再次争吵。”为什么你会期待呢?

第六题是要你完全地拥抱心灵与人生,无畏无惧,并且接受现实。如果你和保罗又争吵,那很好。如果你为此觉得痛苦,请写下自己的念头并调查它们。那些不舒服的感受不过是在提醒我们,自己正依附在不真实的假象上。它们让我们知道,又到了做“功课”的时候了。

如果你还不了解敌人可以当成朋友,你的“功课”就尚未完成。这不代表你要邀请敌人来用晚餐。友谊是一种内在的体验。你可能再也见不到他,或和他离婚,但当你想到他时,你是感到压力还是平静呢?

以我的经验而言,成功的关系只需要一个人就够了。我喜欢说我有一个完美的婚姻,但我不知道我先生的婚姻是什么样子(不过他说他也很快乐就是了)。

常见问题

我觉得写别人很难,我知道问题出在我自己身上,为什麼我不能只写关於我自己的事?
如果你想了解自己,我建议你先写写他人。如果在开始时,把“功课”矛头向外,也许你会开始认识到,你身外的一切都是你自己思想的直接反映,一切都与你有关。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多年来一直把批评和判断的矛头指向自己,但什么问题也没解决。批评他人,探究,再把它反转过来,是理解和自我觉悟的捷径。

批评自己是非常困难的。我们中的一些人自我观念很强──外表应该看起来怎样,自己应该有什么感觉,应该或不应该做某事──强到我们没法诚实地回答四个问题和反转。如果你刚开始做“功课”,而感到你必须批判自己,请打做功课热线服务电话,并请一位有经验的协导师带你一同完成你的作业。

我一定要写下来吗?当我遇到问题时,我不能只是在脑中问自己问题,然后反转吗?
头脑的任务是保持正确,它能以比光更快的速度证明自己是对的。通过把念头写在纸上,可以让引起你恐惧、愤怒、伤心或怨恨的那部分思绪停下来。一旦思绪被停在纸上,调查它会变得容易很多。,久而久之,即使没有写下来,“功课”也会自动“解构”你所遇到的问题。

如果我对他人没意见呢?我能写事物,比如说我的身体? 
可以。针对任何给你带来压力的对象做“功课”。当你熟悉了四个问题和反转后,你可以选择像身 体、疾病、职业、或甚至上帝这样的对象来做“功课”。然后做反转时,试着用“我的思想”来替代 那对象。

例如:“我的身体应该要强壮、健康和柔软”变成“我的想法应该要强壮、健康、和柔软。”

一颗平衡、健康的思想──这不正就是你想要的吗?是你有病的身体,还是你对自己身体的想法造成了问题呢?调查一下。让你的医生照顾你的身体,让你自己照顾你自己的想法。我有一个朋友,肢体无法移动,但他热爱生命。自由并不需要一具健康的身体。解放你的心吧。

我听说你是一个热爱现实的人。不过世上那些战争、强暴和种种可怕的事又怎麼说?你包容那些事吗?
完全相反。我发现如果我认为那些不该存在的事的确存在,我感到痛苦。我能停止我心中的战争吗?我能制止那些强暴自己和他人的种种虐待性的思想和行为吗?否则我反而助长了我想要这世上消失的事。就让我从终止自己的苦痛、自己的战争开始吧。这是一生的功课。

所以你就是说,我应该接受现实,不再跟现实争辩。是吗?
“功课”不是在告诉大家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们只是在问,跟现实争辩的效果在哪裡?感觉如何?“功课”探索的是,执着痛苦的念头所造成的因果关系,在那调查中,我们找到自由。说我们不应该跟现实争辩,只不过又增加了一个故事、哲学和宗教,那从来不起作用。

我不信神,我还能从“功课”中受益吗?
是的。无神论者、不可知论者、基督徒、犹太教徒、伊斯兰教徒、佛教徒、印度教徒、异教徒,全都有一项共同点 :寻求喜悦和平静。如果你厌倦了痛苦,我邀请你一起做“功课”。

如何进一步深究“功课”呢?
我常说,想要自由,把“功课”当成一天的三餐吧。探究得越多,你的痛苦就被解构得越多。有些人可能更喜欢参加系统性的课程来学习做“功课”,为此我提供“功课学校”。“功课学校”提供给你细心的照料和特别的支持,帮助你经历一段剧烈的、使生命深刻改变的心灵旅程。

“学校”是一场终极的内在冒险。与世上的其他学校迥然不同,它不是教你某些知识,而是教你忘掉过去所学。你将在九天里放下你一生中因为无知而相信的种种所让你恐惧的故事。功课学校里的课程是灵活演变,它以过去的学员的经验为基础,随着每次课程参加者需要的变化而改变。每个练习是凯蒂直接引导的,练习的主题根据参加者的需要而调整——每次学校都是不一样的。跟随凯蒂九天之后,你也会是不一样的。 “一旦那四个问题活在了你心里,” 凯蒂说,“你的头脑就变得很清晰,你所投射的外在世界也随之变得很清晰了。这种根本的改变超越了任何人的想象。”

理智上我理解探究过程,但做的时候,我感觉不到有什么转变,我有什么遗漏的吗?
如果你用头脑肤浅地回答那些问题,那会让你觉得你做的和你没有任何联系。试试问自己问题,然后深入自己的内心,等待那答案出现;也许你需要把那问题重复问几次才能让自己专注。随着你的练习,答案会慢慢出现,当那答案来自你内心深处时,觉悟和转变自然跟着发生。

每当我对人对事做批评时,我都会做反转,可那好像除了让我感到沮丧和困惑,什么用处也没有,这是怎么了? 
简单地把念头反过来,是一个理智的过程,是完全没有价值的。“功课”邀请你超越你的理智;那 些问题就像是潜入你心灵深处的探测器,把更深刻的了解带到表面。首先问问题,然后等待;一旦那答案升起,表面的思想和更深的思想相遇(我称它为心),你会觉得那反转是真正的发现。

肯定都会有一个反转吗?要是我没法找到反转呢?
把你写的句子转到相反那面、反转到自己、或是反转到别人。有时你能找到更多的反转,有时找到的会少一点。当你质疑的是一个物体时,比如说身体,可以把它反转到相反面,也可以用“我的想法” 或 “我的念头” 来替换。例如,“我的身体不健康” 可以反转成 “我的想法不健康”。并且对于每一个反转,都至少找出三个事例,证明反转是同样真实或者更真实。

“功课”在我身上不起作用。为什麼?
一旦你没有真诚地回答问题和开始为自己质疑的念头辩解或做维护时,“功课” 就失效了。你那时使用的方法是人类有史以来一直使用的方法,它相当无望。当你开始辩解或开始捍卫自己的立场、开始编造故事时,仅仅注意到自己在做什麼,然后返回到探究。人心内在交战是古老的方法。如果你不能停止内在的战争,你就更不能制止外在的战争了。欢迎你找到新方法。欢迎你找到平静。

我试著在我所在的地方找一个和拜伦‧凯蒂有相似哲学的治疗师。我怎样才能找到人呢?
请至 thework.com,点击协导師一栏,从中寻找一個在离你较近的经认证的协导師。有一些协导師同時也是治疗師、心理医生、心理学家、或其他保健专业人士。他们都是出色的“功課” 协导師,经拜倫‧凱蒂个人亲自培训过。 您可经由电话、电子邮件、skype,和私人的“一對一”面谈和这些专业人士联絡。我们BKI是在这裡为您服務。如果您与这些协导师中的某一个进行功课练习,请将您的建议、投诉和〈或〉经验发送到[email protected]。帮助您得到的自由、健康、和幸福是我们的工作。

参考资料

和“功课”有关的资料,请看这裡 >>

没有你的故事,你是谁?
喜悦无处不在
《一念之转》
我需要你的爱——这是真的吗?

做功课热线服务

打电话来和我们经验丰富的协导师一起做功课。

下载


功课在行动